登录 注册
您现在位置:
首页

 / 

张月红

 / 

详情
SK对BDM负责人张月红的采访 | 世界真需要“学术诚信意识”这个指数吗?(Part II 聚焦高校教育)
来源:BDM编辑部 生物设计与制造BDM 丨  时间:2021-11-29

分享:

接前篇Part1

 

第三项调查:欧洲高等教育机构学术诚)意识的水平

缘于我2016年出版“Against Plagiarism: A Guide for Editors and Authors”《反剽窃:编辑和作者指南》一书,曾对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包括中国211大学做了一些网络调查,主要聚焦这些大学网站在何时何处在线了科研诚信政策与指南。经查发现美国与英国等世界顶尖大学在2010~2012年期间相继出台了详尽的学术不端类型的描述与防范指南和处理政策,均透明在线于图书馆或研究生院的平台上,起到了对学生与教师的指导与警戒作用。期间(2010–2013),欧盟也提出了科研伦理和诚信要成为现今欧洲博士教育的重点之一的战略,开展了近4剽窃在跨欧洲高等教育中的政策影响的调查研究,并做出了欧洲27个国家学术诚信成熟度模型(AIMM,见图3)。鉴于此,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分析,发现近年来尽管科研诚信与开放科学的倡导在这个地区从政策改进到创新举措方面都取得了重大进展,但27个欧盟国家对科研诚信的教育与意识差距依然持续存在。如今年526Science发文《什么是科研不端行为?欧洲国家对此意见不一》,文中对32个国家的分析发现,国家指南和全欧洲规范之间存在差异。但必须说,这个地区对科研诚信的重视与研究程度在当下是处于引领状态的。


3 欧洲高等教育剽窃政策(IPPHEAE)项目学术诚信成熟模型AIMM

以剽窃为例,跨欧洲27国对学术诚信中的9个问题(研究/培训/知识/交流/防止/软件/惩罚/政策/透明)重视程度的反馈差异比较(2019年经许可转载自施普林格)

 

第四项调查:亚洲和非洲顶尖大学的学术诚信意识水平

基于前3项调查结果,我们环环相扣,进一步把眼光瞄准了人口密度大、年轻人众多的亚洲和非洲,目标是了解分布在这两个大陆的顶尖大学是如何意识到科研诚信这个主题,具体行为措施又如何呢?简言之,学术诚信的意识是通过教育、指南、监管等来体现的。我们的目的就是想在两洲大学的教育系统,通过这些顶尖大学发现透明的科研诚信指导方针和政策指南及相关的学术活动。

 

我们的分析方法是基于遵循因特网搜索原则去确定调查范围,工作目标为:

 

1. 首先根据《统计时报》实时2020年版GDP排名锁定两大洲GDP排名数据前20的国家和地区;

2. 然后针对两大洲GDP20的国家分别查询其在泰晤士高等教育(THE)排名前10的大学,如果排进THE的高校数量小于10,我们会参考其他资源(UniRank)来进一步补充扩大大学数量(如非洲大陆顶尖大学的搜索);

3. 针对每个国家10所好大学,对每所大学官方网站逐一用英、法双语详尽搜索关键词诚信、道德、剽窃、不当行为、政策、指南等;对一些疑难点,我们也会想方设法去找到相关信箱联系以进一步核实相关信息。当然未找到科研诚信的搜索结果并不意味着该大学网站没有信息,简言之,我们及其所能,但截止查找日期,还未在相关高校官方网站找到主题信息,结果见下。

 

亚洲国家顶尖大学透明学术诚信政策的概况

截止20218月查询的结果,在亚洲GDP排名前20的国家中(包括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75%(108/144)的顶尖大学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学术诚信政策指南及相关信息(见表1)。相比2019年所查信息(当时为81%106/130),变化不大,也可以看出大多数亚洲国家近年来高等教育中已是十分重视科研诚信教育。

 

亚洲地区顶尖大学透明学术诚信政策等信息统计表


非洲国家顶尖大学透明学术诚信政策的概况

截止20218月,我们对GDP排前20的非洲国家的顶尖大学官方网站上查询到有学术诚信相关文件的占比仅为33.7%(32/95,见表2);而这一数据在2019年为37.8%(25/66)。不言而喻非洲的大学在学术诚信教育方面意识上显然落后。

 

2 非洲地区顶尖大学透明学术诚信政策等信息统计表


 

下一步的建议

众所周知,教育、意识和规范对科学研究的完整性至关重要。构建科学研究以诚信为底线的价值观范畴内,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我们在支持学术诚信方面还有哪些步骤?如本文我们提出了一个新的指标,即学术诚信意识指数作为许多潜在的下一步措施之一,对评价科学诚信的内外环境会有所帮助。

 

当然仅用指标来评价环境是不够的。从17世纪现代科学的兴起就出现了规范科学家行为的一些讨论,说明诚信一直是科学关注的重要话题。当然这些规范至今仍在道德层面上被讨论,诚然好像没有法律涉及。

 

也如类似于版权法,一直在法律措施上以经济权利为最突出的权利所在,道德权利可能少为突出。例如,在1994年与贸易相关方面《知识产权》就没有任何关于道德权利的法律条款[见原文文献]

 

因此,探索下一步科研诚信的举措,随着人类社会已进入互联网技术的进步时代,我们是否应该考虑学术诚信的文化意识来自教育、意识、规范义务,还需要法律得到改善健全。当然这是一个复杂的研究课题,需要各领域的学术组织和专家,包括科学和法律的各个领域来参与。

 

好在前几天看到英国已经对代写论文造假立法了。

 

致谢:谢谢SK的编辑Tao Tao的采访,也谢谢我的编辑研究团队的资料收集与成文,更是感谢大家关注这个话题!

 

——BDM编辑部张月红、缪弈洲整理

 

网站链接

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1/11/02/does-the-world-need-an-academic-integrity-awareness-index-an-interview-with-helen-zhang/

 

原文链接

CC BY license from Zhang et al., 2021. https://doi.org/10.1080/20961790.2021.1970887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科研诚信网”或“来源:万方数据”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科研诚信网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科研诚信网”。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Copyright ©北京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
万方数据电子出版社

关注科研诚信网